All Of A Sudden

曌何 APH北欧卡尔马中心典领
本命克朗组
吃折槛 北战 诺贝尔 低地组
巨雷鲸组 不吃花鸡蛋夫夫
(((家暴组挣扎中...可能吃可能不吃
对女性化的称呼和穿着抱有反感。
偶尔追泡菜国的小哥哥
喜欢打育碧游戏的咸鱼 欧美圈踩了半只脚
努力摸鱼
是个傻子

【典冰】双重认可

我的天六幻你是神吧😭😭😭😭😭啊啊啊啊啊太好了这画面感和气氛 明明是雪天也很暖心呜呜呜呜😭😭

Uppsburg.:

♚看不太出cp向
♚ooc很可能有!
@All Of A Sudden
看完请不要打死我,谢谢女神!


▽▽▽▽▽


   你漫无目的地行走着,不敢对命运女神抱有一丝期望。你沉重的长披风曳在身后,使沙一般的雪粒在你的身边飞舞。雪在如此严酷的温度下是不会融化的,可你仍然觉得有水流像蛇一样沿着你的披风向上爬行,把它致命的黏液到处涂涂抹抹。天幕阴沉沉地压在你宽阔的双肩上,你知道要不了多久太阳就将完全下山。


   你的船只虽然逃离了深黑色的风暴,却在过分的庆幸中喀地撞上这岛屿乱石嶙峋的海滩。你尝试绕着海岸线行走,默默祈愿自己不会在十分钟后回到原地。这个愿望实现得有些过头了。


   在衣料摩擦发出的单调窸窣声中,你突然听见了杂音。你所熟悉的海浪反反复复叩击岩石,一涨一退的节律恰好与不远处轻轻的步子相合。你转过身,试图证明这座岛屿上并非只有自己一人。你是对的,有一个小小的男孩正站在你身后,向你射来不怎么友善的目光。


   “你是谁?”


   你的目光越过男孩头顶,看向绵延不绝的灰褐色山脉。一个孩子竟可以在这种地方生活——你感到有些惊奇。


   穿着岩石颜色外套的男孩局促不安地揉搓着衣服下摆,仿佛为刚才莽撞的出言感到愧疚。他快速地眨着眼睛,清澈的眼珠不停地转动。你走近这个男孩,认真端详着他被海风刮得有点粗糙的脸庞。他好像受了惊吓,向后退却着。一股咸腥的气味飘进你的鼻腔,让你联想到永远浸泡在海水中的椴木。虽然严寒把这气味死死地压抑住了,你仍然辨认出它属于鳞片闪亮的鱼类。“诗人。”你回答,低沉的声音顺着你垂下的头落到地面上。


   男孩正缓慢地把衣摆上的皱褶抹平。他在听到你回答的刹那小幅度地颤抖了一下,也许是在笑。柔软的长袍摩挲着你裸露的脖颈,你知道从前的罗马人喜欢这种袍子。他们在猩红色的绒线上绣满黄金般的星星,再把它披到凯旋者伤痕累累的肩上。你像所有诗人一样悄悄地喜欢这浪漫的场面。


   男孩终于抬起头来看你,发出一声含糊的鼻音——“嗯”;看起来,他很乐意相信你的话。你知道现在的游吟诗人非常多,有些人的确会为了记诵新的诗歌游走四方,或者为了得到创作灵感踏上一片又一片诗意的土地。


   水雾从男孩口中飘到你的面前,你觉得你的眼镜片有一点儿模糊。他正轻轻揉搓着自己的手腕,并试图使它暖和起来。


   不是这里。冷冷地浮动在永久冻土上空的极光、火山灰一样铺天盖地的雪和雪一样致密沉重的火山灰,无法引起北方人的任何兴趣。它们的瑰丽壮观根本无法被文字捕捉,反而是幻想能够更好地亲近它们。又况且,真正的游吟诗人早就放弃了此类幼稚无比的题材。他们只希望邂逅一位富裕而盲目的君主,或者成天做梦的贵族姑娘;寄宿在漂亮的宫殿里,逐渐忘记“寒冷”一词在诗之外的含义——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唱出最最甜美的歌。


   男孩取下右手手套,从里面抖出一点什么以后又重新把它戴上。你看到他的手上有许多勒出的伤痕,它们在冻得通红的皮肤上呈现出不健康的深色。你想要问些什么,可最终还是开不了口。“我是岛屿的主人,”男孩对你探询的目光作答,你觉得他一定在笑,“或者说,一个精灵。”


   海的腥味随着男孩的走近变得十分浓郁。你开始想象他银色的短发缠满海草并被水浸得半透明的样子,你觉得那会很美。你点头,把目光从他满是盐渍的袖口挪开。


   “喂,”他喊你,“你的船,还能用吗?”
   那艘脱离母体的可怜小船?你认真地回忆着,清晰地在脑中描画出它伤口的模样。如果能找到材料,也许能修好——虽然非常困难。你遗憾地摇了摇头。


   尽管这在男孩的意料之中,他还是学着老渔夫的样子皱起眉来。“可以修,”你赶紧对他说,直觉告诉你他能够帮上些什么。“我自己可以。”你又作出多余的补充。
  
   “我倒是可以考虑帮你。”果不其然,男孩很快接话,昂起的脸上显露出骄傲的神情。“但不能用魔法。你得自己来。”


   嵌在男孩粗糙皮肤中的双眼清澈得能够一望到底,你在其中几乎什么也找不到。它们呈现出一种浅浅的紫红色,不像任何矿石,只像被光穿透的冰。水汪汪的,冰凉凉的。他接下来会说什么?“在你的眼里我是个幼稚孩子,但你不知道我的年龄和这座岛屿相同”?不,他还没这么孩子气。你为他的随意和孤独感到有一点儿悲伤。


   “谢谢。”你努力向他笑,可是这里的低温和寂静把你的血液都封冻住了。他轻盈地转身,像在岩石上跳跃一样向前方跑去。你跟上他,很快就看见了他的房子。你立刻确定他一个人居住在这里已经很久了。


   关上门时,你看了一眼夜空。你的披风依然很沉重,你觉得这一定是因为它吸收了太多星光。屋子里非常冷,而且将一直冷下去。男孩从里屋弄出一些鱼,走过你身边的时候给你丢下一句“等会儿。”


   你跟着他走进被称作厨房的地方,后者马上敏感地回转身子瞪着你。你把抱在手中的长袍抖开,尽力使它轻柔地落在他的肩上。“这里很冷。”你说。


   他的脸上迅速闪过一种奇特的神情,你据此确定,他还是个小孩子。毫无疑问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0 )
  1. All Of A SuddenUppsburg.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的天六幻你是神吧😭😭😭😭😭啊啊啊啊啊太好了这画面感和气氛 明明是雪天也很暖心呜呜呜呜😭...

© All Of A Sudden | Powered by LOFTER